VIE结构相关争端解决案例分析

  • A+
所属分类:VIE结构合法性

1、华懋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诉中国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判例分析

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华懋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懋”)诉中国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小企业公司”)案作出了二审判决,以“双方行为属于《民法通则》和《合同法》所规定的'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为由,肯定了一审北京高院对于华懋与中小企业公司签订的“框架协议”为无效协议的判决。这一判决结果加深了业界对于VIE结构合法性的忧虑。

但细致研究最高人民法院对华懋案的判决就会发现,本案的事实情况虽然与VIE结构存在 一定的相似性,但也存在本质区别。首先,上述案件中的境内外的两个相关实体(华懋和中小企业公司)的利益并不一致,而VIE结构下,境内实体(运营公司、WFOE)和境外实体(SPV) 的利益高度一致,投资方和创始人共同作为SPV的股东,控制境内实体。其次,华懋案中的交易协议安排简单,且通过历次往来邮件的证明,可以很容易得出境外委托方意图通过股份代持的 方式绕过境内监管机构监管的结论,而VIE结构中WFOE仍属于中国境内公司,其与境内运营实体公司之间通过框架协议的形式来对境内经营实体进行管理控制,其中所涉及的各项协议符合 《合同法》规定的成立和生效要件。最后,华懋案中的当事双方法律关系经最高院认定为委托法律关系,根据我国民商法理论,受托人的受托事项应当限定于委托人的权利范围之内,委托人无权将其权利范围之外的事项委托给受托人,而VIE结构中虽然存在股东表决权委托等情形,但 均为委托人将其有权事项委托给受托人代为行使的情况,并不存在“越权委托”的情形。因此,将华懋案的处理完全照搬到VIE结构的合法性问题上,恐有不妥。

2、关于VIE结构的香港仲裁裁决得到内地法院的承认和执行案例分析

2014年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福建纵横高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福建分众传媒有限公司等(以下称“被执行人”)与史带开曼投资公司(以下称“申请执行人”)申请不予执行一案作出执 行裁定书\裁定书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海口中院不予承认和执行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员仲裁裁决请示的夏函》“对于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中强制性规定的违法,并不当然构成对 我国公共政策的违反”的精神,裁决被执行人的“VIE结构违反国务院、信息产业部及商务部等部门规章构成违反我国公共利益”主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从上述裁决中可以明显看出,司法机关认定VIE结构并不当然损害我国公共利益。这也就意味着,即便出现以“损害公共利益”为由认定VIE结构无效的情况,也是由案件的特殊性造成的,与VIE结构下系列协议的形式无关,从 而从这个角度证明了 VIE结构不构成违法。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裁决的事项为“仲裁的承认与执 行”,因此,上述裁决对于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裁决的承认与执行并不意味着相同的案件在国内会有相同的裁判结果但其至少为VIE结构并不当然损害公共利益提供了佐证。

3、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对VIE结构仲裁案件分析

根据《商法》月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贸仲”) 的前身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某仲裁庭于2010年和2011年期间,在两起涉及同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公司的VIE结构的案件中,以该VIE结构违反了禁止外国投资者投资网络 游戏运营业务的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以及构成了“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为由,裁决该案 涉及的VIE协议无效。囿于仲裁裁决的保密性,有关于这两起案件的资料未完全公开。根据公开可获得的信息,两起上海贸仲的仲裁案件中,各方签署的协议应当为典型的VIE协议,涉及的内资公司主要从事网络游戏运营业务。就目前所获得的资料而言,根据此案例认定VIE结构 违法也存在一定问题。一方面,该仲裁裁决的理由是否正当尚存有疑问,就目前的法律法规而言, 关于网络游戏的相关规定,大多停留在部门规章的层面上,尚未有法律或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予以限制(将在下文中详尽论述)。另一方面,网络游戏运营行业是极少数有规章明确禁止外国投资者通过签署相关协议或者提供技术支持等间接方式控制或者参与的行业之一。在大多数限制或者禁止外商投资的其他领域,并不存在类似的明确规定。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